趣遊碗首頁 > 趣遊碗誌
v2.5

3/03/2010

原畫集連載之11【夜巡】

 
「PM 04:00
 與青山王的祕密約定中,人們體現了對生命的謙遜與感恩;
 夜巡,在黑夜中訂下一整年的安順。」






插圖畫畫,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一筆交易。

我的交易對象很廣。從國小、國中老師到高中老師、長大後和國家做了交易;最後一次,我和魔鬼做了交易。國小、國中時年紀還小,不夠帶種,只好精神蹺課,在所有可以畫畫的地方,畫上我的塗鴉。到了高中,資源多了,懂得運用公假系統,只要在公假單上填上「社團美編」、「圖書館的公佈欄」、「教官室的海報」,就可以換得一整個下午的畫畫時間。高中畢業後,夢想到國外學畫畫,為了在短時間內快速存得一筆金額,我和國家簽了一張契約,賣出19歲~23歲的青春,成為海軍的一員。漂蕩在海上的那幾年,我在甲板畫素描,台灣由北到南的四大港口,就是我的石膏像SET。在偶然的機緣下,讀到「聽幾米唱歌」,從幾米的創作故事中,聽到了自己的可能。2000年,趁著契約到期,報考了最後一屆大學聯考。也在那一年,我簽下了另一張契約「手術同意書。」

這一次,我要和魔鬼作交易。

為了保護手中的炭筆,我切除了腋下汗腺。從那刻起,上半身的排熱系統就因此受到嚴重的影響。在夏天,一天就得備好五件T-shirt,隨時替換以保持涼爽。可是,我卻從未後悔走入那間手術室。因為從那天起,我再也不用擔心手裡的炭筆潮掉。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最值得的交易。即便現在,我仍舊這麼想。只要可以畫畫,什麼都好。

小時候住在苗栗頭屋的老家,總一個人到處挖寶,最期待的就是每年春節的藝陣,因為喜歡跟著大家一塊歡樂的氣氛。我老愛盯著隊伍裡的舞龍舞獅,努力地瞧,深怕漏看了任何一個擺動的角度。那些律動和節奏,直接在我的腦海裡建了檔,成了我最愛畫的一個主題;總不甘寂寞地在國小寒假作業本裡,畫上一、兩仙舞龍、舞獅。二十五年後,我畫新港,畫新港媽祖遶境,受制於繪畫面積的大小,只得在畫面裡偷偷摸摸地藏寶、一切「點」到為止。趁著這次的原畫集,我的舞龍舞獅終於可以大方地上街了。我像小孩子般地特意把這一張稿子,留至最後處理;這一頁,對我來說,就是蛋糕上的那顆草莓,要留在最後,專心地、珍貴地品嚐。

終於要到開稿的時候,我興奮極了。跟喜埶大哥討論出風格之後,便迫不及待地拿起畫筆,豪邁地鋪完了基本調。這個過程豈止「順暢」,簡直就是「隨心所欲」,彷彿那些舞龍舞獅的形體、擺動的弧度,早就在我的腦海裡預演過好幾遍一樣。我,就站在隊伍裡頭。走到哪裡就畫到哪。然而,最後要鋪上結尾的豪邁筆觸時,卻發現怎麼樣都運不順筆下的氣。連畫了好幾道,都不滿意;刷了幾道,就"Undo"幾次。那一刻終於意識到,我一直在畫的,其實是小時候的那場藝陣。但是眼前的青山王夜訪,卻毫不留情地說著:「我不是那個你回不去的過去,我是青山王夜巡,那個你沒跟上的隊伍。」看著眼前的青山王夜訪,我,根本不在隊伍裡。錯過2009年青山王夜訪的遺憾,在這裡變成一種心虛,我無意識地告訴大哥:「我,畫不,出來。」

「我其實就在隊伍裡頭,所以畫得隨心所欲;
 但是因為不在裡頭,最後卻無法完成。」

我在這一場夜巡裡,成了一個迷路的人;沒有人尋到我的存在。對繪畫的焦慮和自責,嚴重地癱瘓我的記憶、收訊系統。從原畫集交稿到今天貼上這篇網誌為止,我一直都在夜尋。直到我放聲喊出「我在這裡!」聲音很微弱,可是我的夥伴們聽見了。就在這篇文章寫完的當下,我鬆開了過去只握著畫筆的那雙手,除了緊緊抓住夥伴伸過來的雙手,還拿起另一支用來寫字的筆。在我和這篇網誌的背後,站著夥伴;像很早以前學寫字的回憶一樣,夥伴正牽著我的手刻寫一個又一個的文字。以前只知道畫畫,現在,學著講話。

插圖這是我第一篇連載草稿上歪歪扭扭的字,攤著腦袋裡完全不成形的想法;我其實,是一個還不知道怎麼寫字的成年人。


鳥瞰圖繪師插圖



延伸閱讀:
趣遊碗《艋舺魚眼鳥瞰圖》
原畫集連載之0【原、畫、集。】
原畫集連載之1【交易】
原畫集連載之2【果菜批發】
原畫集連載之3【東三水街市場】
原畫集連載之4【怪獸來臨】
原畫集連載之5【舊貨市場】
原畫集連載之6【剝皮寮】
原畫集連載之7【一布一市集】
原畫集連載之8【命理街】
原畫集連載之9【艋舺教會】
原畫集連載之10【青山宮】
原畫集連載之11【夜巡】
原畫集連載之12【龍山寺】
原畫集連載之13【七根香】



標籤: , , , , , ,

張棣楨 張貼於3/03/2010

1則意見:

3/04/2010 Anonymous 麗安 留言...

很感動。
不只是你的畫,更是你的文字。
加油!

 

張貼意見

<< 碗誌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