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遊碗首頁 > 趣遊碗誌
v2.5

2/08/2010

原畫集連載之4【怪獸來臨】

 
「 AM 08:00
 如果怪獸來臨,還有一群艋舺人會記得告訴孩子:
 除了力霸王之外,我們還有史豔文」



插圖





《原畫集》的策劃起點,就是趣遊碗團隊對「我們可以是什麼?」的回答。

「我們畫畫,是為了說話。」

在《碗若新生》隨贈的小冊子中,刻意要求「客觀」的語氣,不至於近到使人悲傷,也不會過於疏遠而讓人遺忘地震的強度,恰好適合921十週年紀念碗的企劃。《來碗艋舺》的《艋舺魚眼鳥瞰圖原畫集》是趣遊碗的另外一個開始,我們想以一個更具人文觀察的角度,一邊說故事,一邊帶您去遊玩。

但今天我們不帶大家去吃喝玩樂,而是要帶大家去看一群行徑怪異的小孩。除了繁忙的批發市場與巷弄市集之外,艋舺的早晨,還有一群孩子,是您不可錯過的要角。有空到剝皮寮走走時,可以在院落後方的大樹下稍作停歇,您會看見樹的後方有一道彩色的隔音牆,請仔細聆聽這道隔音牆擋不住的聲音,正透過「老松國小」學童們的活力,一波波地傳遞出來。您所聽見的,是萬華的另一股生命力。

插圖
然而在這張圖中,這群孩子真是怪透了。也或者您心裡想的是:畫這圖的人,真是怪透了!這是一群望著西門町方向的學童,正模仿著「超人力霸王」和怪獸「哥吉拉」對戰時的必殺技招牌動作。這組動漫人物是《來碗西門町》草稿碗裡的角色,在實際的動漫世界中,分屬不同故事,原本永遠不可能成立的對決,卻在原作者円谷英二的精心安排下,在1966年上映了一場夢幻對決;44年後,在我們頑皮的安排下,《來碗西門町》提供了另一場夢幻對決的可能。我們在這本原畫集當中,利用這場夢幻對決,詮釋西門町的「美日文化」,受到吸引的孩子們,連早操都做著力霸王的招牌動作,就只差沒發出必殺光線。

在《來碗西門町》草稿碗裡,除了這場夢幻對決之外,我們還安排了台版的正義化身-史豔文藏鏡人的對決,為的不是追求超現實的畫風表現,而是要在碗裡說「多元文化」的重要性。您說趣遊碗團隊是不是一群貪心的人?是的,我們是。不過我們貪心卻也怕死,也有自知之明,明白我們都不是田野調查學者,也不是人類學家或者社會學家;關於社會問題,我們還沒有能力提供解決方法,只好用「畫」來說點話,戳一戳問題,就盼著哪一天某個「誰」出現,問題獲得美好的解決辦法。用畫說話,比起寫一篇論文、或者社論要來得安全許多。它不像文句那樣的絕對、清晰;「畫」可以讓懂的人看出意味,不懂的人就算看門面也熱鬧。

插圖
還記得昨天連載之3【東三水街市場】提到的囧男孩嗎?循著他們倆的視線,您發現了他們兩個小傢伙正在盯著的「翻牆蹺課小男孩」了嗎?因為這工作室裡就有一位蹺課老手:喜埶大哥。所以這個蹺課的小男孩是註定得出現的人物,好讓這位蹺課老手有機會說說話。對喜埶大哥而言,蹺課是補習的開始,是探險、是體驗;他說,沒有蹺課,他就無法體會中華商場的繁華;沒有蹺課,淡水線沿途的美好就不會在他的腦袋裡存檔。我想,「蹺課」未必是一種「反抗」,而是一種「渴望親自印證」心情下的運作結果;那些所有在課堂上找不到的,都在蹺課中一點一滴累積起來了。雖然沒有考試,卻更實在地刻印在人生上頭。希望待會兒這段連載的稿子送審之後,不會被總監喜埶大哥刪去。我說過的,我們真的是在嚴密的監控下創作的。所以我在這裡必須特別表示:我相信,沒有那當年的蹺課,喜埶大哥也許現在就不會是我最欽佩的一位設計師之一。

如果您在剝皮寮停留的時間再久一點,可能會發現,有另外一股聲音大於孩子們的聲音,不僅隔音牆,甚至連剝皮寮的磚牆都穿過。它是連站在廣州街與康定路交接口都能聽見的學校廣播,在那個規定大於一切、設定「只能有一個標準答案」的環境裡頭,有多少孩子能夠勇敢地問一聲「為什麼」呢?。再看得清楚一點,蹺課的小男孩手上握著的,正是一尊史豔文布袋戲偶。這不是一幅超現實表現的畫,而是一幅表達「真實」的作品;趣遊碗團隊,一直都把「多元文化」的概念,繫在身邊。從《來碗西門町》草稿碗到《來碗艋舺》,史豔文一直都在。


鳥瞰圖繪師插圖



這篇文章中曾提到的地點: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趣遊碗《艋舺魚眼鳥瞰圖》原畫集連載之4【怪獸來臨】


延伸閱讀:
趣遊碗《艋舺魚眼鳥瞰圖》
原畫集連載之0【原、畫、集。】
原畫集連載之1【交易】
原畫集連載之2【果菜批發】
原畫集連載之3【東三水街市場】
原畫集連載之4【怪獸來臨】
原畫集連載之5【舊貨市場】
原畫集連載之6【剝皮寮】
原畫集連載之7【一布一市集】
原畫集連載之8【命理街】
原畫集連載之9【艋舺教會】
原畫集連載之10【青山宮】
原畫集連載之11【夜巡】
原畫集連載之12【龍山寺】
原畫集連載之13【七根香】



標籤: , , , , ,

林亭均 張貼於2/08/2010

0則意見:

張貼意見

<< 碗誌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