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遊碗首頁 > 趣遊碗誌
v2.5

9/15/2008

同甘共苦的約定

同甘共苦的約定 20080711為了趣遊碗,我結束了五年來的一人工作形態,工作室增加了兩位成員:棣楨與筱柔。

筱柔參與趣遊碗團隊兩個月,為趣遊碗的創作過程留下許多精彩的回憶,今天起,她將要離開團隊去追尋屬於自己的天空,相信不只我跟棣楨,各位碗友也會非常懷念她。

中秋颱風夜,棣楨沒有回去與家人團聚,在工作室熬夜留守一筆一筆地畫著...這樣的夜已經持續兩個月,回家,通常只是洗個澡,就又回來栽進碗中世界。看著被封為「鐵人」的棣楨不是趴在繪圖板上睡著,就是蜷縮在沙發床上還穿著鞋;關燈時常常驚醒淺眠的他,開門時已見他埋首案前...

心疼。兩個夥伴都為了趣遊碗的夢與我約定同甘共苦;一個留不住,一個不回家。

工作即景面對《來碗各地》的邀約,我清楚這不再是《來碗關西》那樣的百米衝刺,而是需要團隊接力的馬拉松,兩個人不算團隊,這樣的沒日沒夜畫不了一輩子。

趣遊碗需要更多「鐵人」的加入,不管你是懸腕工筆一整天不抖手的「鐵臂人」,還是徒步奔走一整天不抽筋的「鐵腿人」,歡迎寫信約個時間到工作室來坐聊,讓我們與你分享趣遊碗的夢。

標籤:

彭喜埶 張貼於9/15/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1 則意見

9/02/2008

新港姨的新港飴

我阿嬤超愛吃新港飴!
不是那麼牢固的假牙咀嚼著屬於她的兒時記憶

新港飴對許多人來說絕對不只是一般糖果而已
對阿嬤來說新港飴是她小時候過年都不一定吃得到得夢幻逸品
我記憶中的新港飴是阿嬤最愛吃且不怕黏牙的零嘴

到新港勘景時順道參觀了金長利隱身在店面之後的古厝
撩開歲月的面紗,才看見百年的痕跡
漂亮的新港姨介紹著新港飴的歷史
訴說著對「金長利」未來的期許及努力
感覺既新穎又古老,衝突卻很協調

左:老闆娘與圓拱 右:生產工具
雙口井座落在樓房間,圓拱圈住過往與現在
還有那些歷久彌新的生產器具
傳承「飴」世紀的糖、完整了歷史的扉頁

左起:筱柔、新港姨、曉凌姐、熱心理事長夫人
新港姨的新港飴又將是另一段值得記敘的精彩

標籤: , ,

筱柔 張貼於9/02/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0 則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