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遊碗首頁 > 趣遊碗誌
v2.5

8/27/2008

來碗許效舜

我們將這次的巧遇畫進《來碗三峽》裡那天三峽老街有劇組正忙著搭景,往前一步我掉進50年代,手寫的招牌從身旁一片片掠過,我以為我只是來拍照,沒想到遇上了這樣好玩的場景。一群穿著現代的人穿梭在50年代的台灣,有一點時空錯亂卻又真實的存在。
 
重點是那一天的三峽讓我感覺很戲劇。

遇見許效舜大哥完全是個意外。一開始只是喜埶大哥路過「愛嬌姨冰菓室」,想吃那他沒吃過的粿湯。接著就是一連串巧遇的開始,碰巧的舜哥在裡頭喝果汁聊天、碰巧的今天風和日麗、碰巧的我們帶了一個《來ㄨㄢˇ關西》跟他分享。
 
「西~滴!話若要講透更,目屎是扒未離啊~~」那誇張的濃妝和顏色鮮豔的假髮根深蒂固烙在腦海裡。席間我一直試圖把鐵獅玉玲瓏的形象跟眼前這位男子做結合,無奈這兩個鮮明的身影始終無法重疊。舜哥捧著碗說:「這碗拿起來很舒服。」還仔細的用放大鏡看著關西的一筆一畫。雖然只是在旁邊靜靜的聽著,但或許是因為這樣我才能感受著他的個人魅力。卸下明星的樣子他也不過就是一般人,我卻在他身上窺見到獨樹一格的氣息。
 
《來碗三峽》裡的人物「這碗拿起來很舒服。」我們在做的事有人很用心的摸著。後來舜哥在趣遊碗俱樂部留下了這段話:「⋯就這麼來碗關西,大碗擱滿墘,充滿生命力的營養都在裡頭,碗如重生,硬骨子熬的高湯,飄著草根的清香,和著在地精神的泥水,揉捻出來的土胚,滿盛幾世都無法一口飲盡的誠意,我喜歡這幾個年輕人,我覺得台灣會因為這個碗而充滿希望。」我喜歡他後來自稱「碗庫子弟」,不正經的正經,拉近彼此的距離。

那天三峽的仲夏午后,沁涼的果汁冰鎮了躁熱,最後走出「愛嬌姨冰菓室」時,街上搭的景才讓我想起,鐵獅玉玲瓏那誇張逗趣的橋段出自眼前這人,在讀過他的文字後,我試著體會那些歡笑背後、藏在音樂鼓聲裡的字句所涵蓋的意義, 若不是經過一番歷鍊哪來的撲鼻香。

三峽的仲夏有股熱情燃燒著,也給了趣遊碗團隊莫大的鼓勵,往前進。

【推】一起當個「碗庫子弟」吧...舜哥邀請大家有空到他的無名部落格走走,一起享受不同的釉和(ㄏㄨㄛˋ)
 
 

標籤: , ,

筱柔 張貼於8/27/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1 則意見

8/19/2008

《來碗新港》頂菜園

頂菜園入口那台老舊黃白相間的嘉義公車
嘉義是我的故鄉。

所以來到新港,用很道地的台語交談,讓我很有歸屬感。必須誠實的說,我就是喜歡南部人那一鼓腦不知從哪湧出的熱情,讓人無法抵抗。

新港的一切跟我成長的深山裡的故鄉很不一樣。但有許多相似的地方牽扯著我與新港,以及嘉義的記憶。若不是頂菜園入口那台老舊黃白相間的嘉義公車,我怎麼也想不起小時候擠公車的景象,忘了以前的公車沒有冷氣下車要拉鈴、忘了好久以前公車兩個小時才一班打檔時就像快要熄火,也忘了這些事情曾經存在過,並且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痕跡。

還有多少曾經存在卻被我遺忘的?

頂菜園主人頂菜園裡頭的確有許多曾經存在卻被遺忘的。當我穿梭在頂菜園的收藏,一步步走入兒時記憶的同時,看見了頂菜園主人的身影。心裡有那麼一點欽佩這位老伯,想他是怎麼還原這些台灣農村的舊時畫面?想他憑藉什麼力量去灌溉這片夢土?(依然是一股腦不知從哪湧出的熱情…)聽他說著他理想中的頂菜園,著實為他的努力喝采。現實社會中有多少人會這樣去實踐自己的理想?是他的耕耘才讓我拾回我兒時的記憶,而且還是被我拋棄得如此徹底的記憶。不由得擔心起,若沒有來這一趟,是否我就此把那些曾陪伴我長大的點滴遺落在那無人知曉的深山直至老死?

趁著頂菜園主人與喜埶大哥談話間,我用鏡頭寫下記錄。觀景窗裡頭的那個身影有一股勇往直前的傻勁,肯定的斷句再再強調了他的決心。現在的新港因為有了高鐵而便捷,但我對於鄉間小路邊若隱若現的軌跡更感興趣,「把鐵軌清出來,等火車頭來」這樣的執著我想不是每個人都能貫徹執行,而他一直在做。

由這個點擴散,讓我開始想,我能為我的故鄉做什麼?在還沒被遺忘之前。

標籤: , ,

筱柔 張貼於8/19/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0 則意見

8/15/2008

《來碗三峽》勘景

我看見三峽的重生

20080729三峽勘景第一次到三峽是小時候某年,過年與家人一起去清水祖師爺廟欣賞壯觀的賽神豬。記得那座橋那間廟,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三峽老街的樣貌。直到大二那年有天閒來無事與大學好友-大俠騎著機車前往,穿過喧鬧的市場後看見那排悠然矗立的老街。

哇!酷耶!這是我想住的那種房子,雖然破破爛爛、雖然還在裝修、雖然沒什麼人氣。但是,真的好酷喔!就在那天我們遇見陳美鳳在拍鄉土電視劇,還湊過去問她:「妳真的是陳美鳳嗎?你們在拍戲嗎?」這類的沒腦問題。大概就是沒見過明星而顯現出的拙樣。這一次經驗之後對三峽的印象就只有老街,而壓根忘了賽神豬的驚人畫面。

2008年7月為了擴展趣遊碗的版圖,我們來三峽勘景拍照。初次下著濛濛細雨遊客也稀稀落落的,夏天午後的雨水澆熄了暑氣,讓我們漫步在這時光迴廊中品味舊時記憶。之後幾次前往拍照我看見許多拿著專業相機的攝影師,為老街的重生留下紀錄,喀嚓喀嚓,按下快門的瞬間即是永恆。

一般人來老街不外乎是看老街的外觀建築,牌樓雕花或是騎樓圓拱,我們很幸運地能站上制高點,窺視這排老街的屋瓦屋簷,戶戶相連緊密依偎的隔壁鄰家,還有綿密屋簷中豁然開朗的天井都是驚奇。我不得不對這住商空間恰到好處的結合拍案叫絕。每戶人家的小小閣樓中似乎都有一段有趣的故事或是寶藏,爬上木梯是否我能看見另一個時代?

三峽老街很特別,相較其他老街算是一條安靜的商街,下午六點左右大家都紛紛闔上木門,我起初以為是因為下雨,後來幾次經驗發現這是這裡的習慣。有點錯愕但我挺喜歡的,因為他們把老街讓給了燈光。老街閃著暖黃的光芒,坐在街旁靜靜的享受這樣的寧靜,不也很好?

就這樣,我以為的老街超越了我的想樣,因為它有好多故事可以說,好多東西可以看,現在加上地方的推動,讓這個曾經幾乎荒廢的商街獲得重生。也讓更多人多了一個休閒的空間活動。回程我們到清水祖師爺廟埕取車,打上燈光的祖師爺廟悄然的靜默著,曾經守護著三角湧的河運商街,至今仍矗立在三峽人的心中,鎮守著。

標籤: , ,

筱柔 張貼於8/15/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0 則意見

8/07/2008

《來碗新港》勘景

20080716~17新港勘景
新港奉天宮趣遊碗的繪製過程中,到當地取景拍照是最令我們期待且感興趣的部份,因為你無法預料將會面對什麼人什麼事,充滿驚奇。

出發前蒐集了一些新港的資料,腦中充滿著大甲媽祖繞境的盛況,以及小時候含在嘴裡新港飴清晰的味道。前往新港的那天艷陽高照,踏上土地的那刻,被信仰包圍。其實,沒那麼夢幻,但我享受的是那份熱情。為了取景我們登上奉天宮最頂端,靠近屋脊燕尾的崇高,俯瞰新港─這個因「奉天宮」而生的鄉村。錯落的高低房舍、沿街懸掛的大紅燈籠、熱情豪爽的人們…。鮮明的印象就這樣烙在心中。

趴趴走拍拍拍由於我們都對於「不用戴安全帽騎機車」這件事情虎視眈眈,所以當我們騎著機車到處拍照時不由自主感到十分愜意,新港的風清清涼涼,沿途走走停停拍拍。出了「奉天宮」附近熱鬧的商街之後,田間的小徑又是另一種享受。外地人在新港似乎很好辨識,但我們受到極好的待遇,包括那個擔心我們找不到路的農婦,都讓人覺得貼心。新港的馬路很乾淨,許多人在耕耘許多事,我彷彿看見他們心中的熱情,源源不絕。香藝園區一群默默耕耘傳統產業的人們;頂菜園主人要讓火車復駛的願景;馬路旁,將雜草清除而拼湊出鐵軌樣貌的當地居民。這每一件事都透露出他們想讓自己家鄉更好更美麗的用心。保留傳統之外也有不少的創新。我到了新港藝術高中還以為踏上國外建築之旅,嘖嘖稱奇好不開心!我將自己融入新港,左彎右拐彷彿自家後巷,我試著體會他們的體會、感受他們的用心。勘景的行程中,落腳的旅社是個很有趣的地方,簡單的設備以及熱情的老闆。晚上泡的那壺老人茶,還有鄉下地區必備的八點檔連續劇,都讓我無法忘懷。

等這個供奉信仰的村落,無論到了哪個角落 「奉天宮」屋脊的燕尾總是掛在天邊,一回頭就看見。難怪每個人都心存感激,樂天知命。旅社的老闆、協會無私付出的理事長夫人(總是隨口掛著─咱新港)、頂菜園主人…。傳遞給我們的是無私的付出。很多很巧妙的事,他們都歸功於媽祖,「有拜有保庇」 這是當地人慣用的語彙。不知道該感謝什麼,那就謝天吧!而我,則是誠心感謝新港給予我們一個碗的空間盡情揮灑。

在這個供奉信仰的鄉鎮,我看見倚著信仰而生的希望。

標籤: , ,

筱柔 張貼於8/07/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1 則意見

8/04/2008

來碗什麼

來碗三峽(左)來碗大溪(右)
來碗關西之後,是否覺得唇齒留香意猶未盡?那就來碗什麼吧!
三峽、大溪 請品嚐


敬請期待新作亮相

標籤: , ,

棣楨 張貼於8/04/2008 這篇文章的連結 0 則意見